Peace Frog🇫🇷

Hi.I'm a girl gay.
苏俄,古埃及,AG,我英全员。
摇滚,黒泡,核金属,苏联红歌,凯尔特民谣。钢琴、布鲁斯口琴。
国家队支持法国,俱乐部看马竞。
叛逆者,反抗者,后现代的忠实拥趸,激进分子。左而非白左,妄自菲薄又狂妄傲慢。
万念俱灰,踌躇满志。
冷眼旁观,等候骑士。
你永远无法似我般疯狂无礼、厌世悲观。

自杀到底应不应该给他人造成麻烦。这个问题我觉得是无解的。
当然,不鼓吹自杀。
我被自身局限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是呀,我理智确实觉得自杀不该为他人造成麻烦。可有人在我眼前试图自杀的时候,我又确实在大哭着劝解她,希望她能看开一点。
我总是在想,如果最后一个人的生命支配权都不属于他,而周围的人却要表现出对生命的关怀,真的就是文明吗?
我是畜生吗,我又在想。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腹怀冰冷,热情献给了自由冲动而非生命本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