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girl gay.
苏俄,古埃及,AG,我英全员。
摇滚,黒泡,核金属,苏联红歌,凯尔特民谣。布鲁斯口琴。
叛逆者,反抗者,后现代的忠实拥趸,激进分子。左而非白左。
万念俱灰,踌躇满志。
冷眼旁观,等候骑士。

我和我爹一样,闲下来的时候能坐茶桌上打一下午游戏。
而且游戏是植物大战僵尸没跑了。

我觉得,人类高估自己的品质是最危险的。

我昨天说,我更喜欢被人叫小朋友。
今天就被打脸惹……
我好害羞。
一群人知道你比他们小一点点,就吵吵闹闹地叫着你小朋友,把你的Mojito换成橙汁这种。
虽然蜜汁温馨但是真的很羞。
他们一叫我小朋友我就想把自己埋进混凝土。

完了。要睡觉才想起来,顾铁匠让我做明天戏剧表演的评委。
我好烦别人觉得我成熟,有思想见解这种。
如果有人说我幼稚,像小朋友,我会很开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法国队球迷,现在开心的一批!

收拾书柜,翻到了小时候戴的长命锁。
突然想起当时家长在我脖子上栓上红绳,嘴里啰啰嗦嗦地念叨着什么小孩子拴上长命锁,一辈子要顺顺当当、平平安安这类的吉祥话。
我很感谢我的原生家庭,书卷气儿浓厚又没有腐朽沉闷的气息。

我哭了。
我之前给我同桌安利小英雄。
他居然真的很认真全部看完了。
这让本废物感觉到是被尊重滴。

昨晚太疼了,吃了速效的止痛药。
副作用太明显了。
嗜睡,头晕恶心,一整天都像中暑一样头重脚轻。

我的学生时代。

好多人,二晚一拥儿跑出去。
聚在厕所里拿手机看世界杯。
一边嫌屏小,那边儿就有人笑骂说“嫌小不看,滚回去写作业去。”

我错了。
三喵,全村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