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dead girl.
蹴鞠圈底。
国家队主队法鸡和板鸭、俱乐部主队马竞。
白月光永远是托雷斯。
双子星首推迪巴拉×博格巴。
👆👆
看清楚上面说的了⑧,螺蜜不要赶着来送🐴。
这是一个私人账户,别挖我的坟。

为什么告别这么猝不及防。
为什么我祈祷的好结果没有发生。
为什么这两年会有这样多的意难平。
2016年,2018年,都只差一点点。
真的就一点点啊。

我简介里说了很多次,本人对螺及螺蜜充满了厌恶。可这只是对于我个人层面的,不关乎我的主队和我欣赏的球员,只能说不同的人对一件事有不同的立场罢了。
然后对于这个账号,就只是一个吐黑泥+po一些同人的场所,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如果有一篇同人被人看到并喜欢,我希望被关注的是这篇创作,而不是创作者。
就是这样。

get到了卡姐姐的美。
所以什么时候才能吃到内马尔×卡瓦尼哦……

那些歌舞升平、海晏河清都是真实存在的吗?到头来不过是你我在水里用竹篮捞月亮,除了幻梦外一无所有。但是我们想要的是天上的月亮,从来不是水里的,如果画饼可以充饥,劳作本身也失去了意义。这里有一个人是为了苦难而来的吗?这里有一个人会成为耶稣为我们承担苦难吗?这里的一切都能被无耻地掩盖,这里是无人知晓的城市。

本人只想甩卖疼痛。心脏的、神经的、肌肉的,只有疼痛无比偏爱于我。

一个善良、温柔的人又怎么会对对方球员说出“用你们的屁股就想赢过我们?”这样的话?

我多希望你能回来。

【托雷斯、皮克友情向】一颗夏天到来时的樱桃

预警:板鸭黄金一代友情向,无CP。

“我要做的只是把时间的荣光与悲哀还给它本身,然后去接受我们必然的结局。”

他们第一次相遇时还都是半大男孩儿,用好奇却不乏挑衅的目光彼此打量着未来的队友,对彼此的认知却也就到“未来的队友”为止了。他们那时还从未想过“我们能取得什么奖杯”、“我们能在一起踢多久的球”这样残忍的问题,这是年少无知的幸运。

那时他们都不过二十来岁,皮克隔着几个人的距离远远看过托雷斯,阳光洒在青年的发梢上,青年的金发没有为他增加些跳跃的活泼感,反而给他添了油画一般的矜持。

“内向”与“青涩”成了皮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托雷斯的认知。

托雷斯属于人常说的“少年成名”那类人,他在少年时期就表现出了太多天赋,太早的时候就被卡尔德隆的王子、马德里竞技的圣婴这样的光环笼罩着,他是多耀眼的一个人啊,兼之场下温和内敛的态度,怎么不叫人愿意与他亲近呢?

皮克知道托雷斯生在三月时,没忍住学着罗马学者的口吻说:“玛尔斯赐予你一往无前的勇气!”当然他的模仿不够罗马,他其实想说的话很多,可到嘴边就变成了一句傻里傻气的话。他当时比划着想解释一番,却被托雷斯拥入怀中,然后金发男子与他额头相抵——但皮克傻站着,也没有微微弯腰,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高,托雷斯只好微微踮起脚去做这一切。

“嘿……”他看见卡尔德隆的王子对着他笑,他们额头相贴,他能看清托雷斯脸上的雀斑。他在那天之后终于明白人们为什么喜欢用“王子”来形容托雷斯了,男子的金发确实有够矜持而耀眼的。

他们曾共同拥有过一个值得用一生去回味的夏天,像诗人形容的一样——“盛极一时的夏天”,他们在那时被誉为“黄金一代”。回想荣耀总会带来不可避免的落寞感,饶是绿茵场上的硬汉也得向时间服软。

但他们的故事绝对不是关于硬汉的妥协、服软,你知道的,生活中总是充斥着摧毁人的力量,在暗处蠢蠢欲动,准备着扑上去将人撕个粉碎。这是一个关于青春、伤痛、分别与“我年轻时所有道路都通向泥沼”的故事,关于一个人如何在废墟中再次君临旧都或建立起一座记忆之城的故事。

皮克想,他只是短暂放下压在肩上甜蜜的负担后,回想了曾经的夏日,回想起了多年前被舂碎、被洒在夏天酒杯沿儿上的糖粒。

——其实他们在夏天之前还有过一段甜蜜却无疾而终的情感,皮克也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与这个前锋熟识的,大概是在那天额头相抵之后?但要承认的是,在那天之后,他每一次见到托雷斯都有很多话想说,他想与男子熟悉起来。

可是夏天是会结束的,我们在这一年中盼望着夏天的到来,掰着手指从初春开始数起,却又在不知不觉中错过了夏天。但好在我们还拥有对夏天的回忆,我们还记得芽苞抽出叶子的模样,这是一整个夏天车轮碾过后最美好的事情。

他们看着彼此的人生如相交的直线一样,过了相交的那一点之后就渐行渐远了。或者说他们只是越发认识到何谓命运的关联性,一者的命运走向往往暗示了另一者的命运,卡尔德隆与他的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映证,他们的命运在时钟的表盘上摇摆,最终指向同一个地方。——卡尔德隆载起荣光与王子的精神时,王子也背负了卡尔德隆的祝愿。又也许,当他某一夜难以入眠时,他曾经的国家队队友、那个笑得腼腆的雀斑男孩儿在疼痛中向命运祈祷。

至于多年前的那个夏天,确实也已随着金发的如风般少年被人珍藏在记忆之中,那是夏天为世人带来的一颗樱桃。

后来皮克问过托雷斯:“你还会回来吗?回到马德里。”

男人盯着他的眼睛顿了好久,面容上都是温柔的眷恋,他说会的,他一定会再次回到这里。

皮克想着,等托雷斯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他要卖弄一番近来读的诗。“波斯人将给我夜莺,罗马给我宝剑。”

赢啦,可以安心睡觉惹

嘻嘻,说到底足球真没必要太真情实感,就把联赛当电视剧看就完了,赢了最好,输也没事;保级挺好,降级再努力;这个赛季不成器,等下个赛季争气呗;喜欢的球员也是,拿金球最好,拿不到也不是事儿;离开主队,没准儿哪天就回来做教练了呢?做反骨仔挺好,做乖乖仔也可爱着呢。能遇到情深义重双子星当然快乐,嗑嗑塑料队友情也是真好。
反正不管主队能不能赢球、能不能拿欧冠,第二天起床咱还得上班上学不是?

作为置顶想想还是再加几句。
比起作为某一个足球俱乐部或某一个足球球星的球迷,我更想做一个完整的、有血有肉的人,我更想做一个真实、赤诚、敢于反抗的人。我要去打美好的仗,跑我当跑的路,守我所信的道,我希望在我死后会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