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girl gay.
苏俄,古埃及,AG,我英全员。
摇滚,黒泡,核金属,苏联红歌,凯尔特民谣。钢琴、布鲁斯口琴。
国家队支持法国,俱乐部看马竞。
叛逆者,反抗者,后现代的忠实拥趸,激进分子。左而非白左,妄自菲薄又狂妄傲慢。
万念俱灰,踌躇满志。
冷眼旁观,等候骑士。
你永远无法似我般疯狂无礼、厌世悲观。

CBNS同人

他总是对这些生物抱有极大的耐心,不是吗?此刻他正举着魔杖,张开怀抱,等着他的、软弱的男孩儿。他时常面对这些陷入焦躁的生物,通过自称为“mama”来让它们降低警戒——可这个男孩儿,是不是姑且应该被称为人类?
“Credence,到mama这里来……”他声音柔和,像美国本土的布朗尼蛋糕,又像圣诞节的蛋奶酒。梅林在上!他可绝没有想过伤害这个可怜男孩儿,他只是想帮帮他而已。
他又把怀抱张开了一点,袒露出心脏的位置。那团黑雾停下了毫无章法地乱撞,他能感觉到,那个可怜兮兮的男孩儿正在与他对视。
“就是这样……Credence,到这儿来……”他想,这个男孩儿绝对敏感到会为整个冬季哭泣——才不是因为壁炉太热呢,也许是因为破洞的羊毛袜子,也许是因为棉花粘在一起不能保暖的被子,他想不清楚,又因为这个想法出了些冷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