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girl gay.
苏俄,古埃及,AG,我英全员。
摇滚,黒泡,核金属,苏联红歌,凯尔特民谣。钢琴、布鲁斯口琴。
国家队支持法国,俱乐部看马竞。
叛逆者,反抗者,后现代的忠实拥趸,激进分子。左而非白左,妄自菲薄又狂妄傲慢。
万念俱灰,踌躇满志。
冷眼旁观,等候骑士。
你永远无法似我般疯狂无礼、厌世悲观。

是这样的。我是历史偏激主义者。
我对俄的态度其实与国民对日的态度差不多。
所以我时常发笑。
中国人只记得南京大屠杀。
却忘了江东六十四屯屠杀、海兰泡惨案。
这很有趣。
日未道歉,那俄呢?道歉了吗?
只是因为沙俄成为了苏俄。
只是因为意识形态相同。
所以国人健忘呀。
我终于活到了这一天——人人都记得南京大屠杀,记得旅顺惨案。而海兰泡惨案只能在爱辉博物馆里一遍一遍播放,我们死去的同胞只能在历史的尘埃中被淹没。
我不妥协,绝不。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