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dead girl.
蹴鞠圈底。
国家队主队法鸡和板鸭、俱乐部主队马竞。
白月光是托雷斯。
双子星首推迪巴拉×博格巴。

和他讨论了一下高中女生自杀这件事情。
我说,我无论如何都觉得所有报道都是不中肯的,愤怒有余却并不见其正义,但是说真的,排除被害者有罪论,我实在发现不了不对劲在哪里。
他说,因为这个时代,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一直到一几年早期,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农民工讨薪,可是没有人听他们说,没有人满足他们的诉求,怎么办,那就只能爬上铁塔去向群众诉说。一次两次,久而久之,群众发现他们是想满足目的,最后结果是诉求满足了,从楼上下来了。这何尝不是消费群众同情心?结果在这几年终于一点点被拉下台了,就是真正有人求死的时候群众冷漠极了,甚至说出“怎么还不死啊?”这种话。
我们该反思谁,我们未来该怎样走下去,这些问题不是用恶言恶语诅咒围观群众可以解决的,尤其是在我们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成为围观群众中一个的条件下。
说民众可恨吧,真他妈可恨,又何尝不可怜。我们需要的是彻底的解决问题,是要把蛀虫从历史灰尘里拉出来哪怕是鞭尸,我们要把施暴者从学校这样的象牙塔拉出来暴揍,要革新,要放血。
我们是要站起来启发民智,大声说出来自己认同的正义,某种意义上说,不要做卫道士,永远不要做某一流派的卫道士,批判可以,但是要不断学习,自我不革新会成为自我的腐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