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Frog🇫🇷

Hi.I'm a girl gay.
苏俄,古埃及,AG,我英全员。
摇滚,黒泡,核金属,苏联红歌,凯尔特民谣。钢琴、布鲁斯口琴。
国家队支持法国,俱乐部看马竞。
叛逆者,反抗者,后现代的忠实拥趸,激进分子。左而非白左,妄自菲薄又狂妄傲慢。
万念俱灰,踌躇满志。
冷眼旁观,等候骑士。
你永远无法似我般疯狂无礼、厌世悲观。

他对我说,
“你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孩子,怎么会有小姑娘闻到花香就吟诵死亡的诗歌?”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突然很想亲吻一朵月季,
“我不奇怪,我只是想把更多的时间花在华而不实的死亡幻想中,这有什么?我是孩子,所以当我看到这样一片玫瑰时,我很想仰起头对楼上说 ‘莴苣啊莴苣,放下你的长头发,让我爬上去’ ,可事实上,我离成年没两年了——”
“可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童话情结,不是吗?”

评论

热度(2)